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世外桃园藏宝图攻略 > 正文

传《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被拘晋江文学的红与黑

更新时间: 2019-09-16   浏览次数:

  “晋江文学城”——这五个字从未像过去的一年那样,如此频繁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这一切或许与一部名为《魔道祖师》的耽美小说有关。8月19日,#晋江否认提供证据致作者被抓#和#墨香铜臭#同时登上微博热搜,晋江文学城官方辟谣了关于网传的晋江为警方提供证据致使旗下作者墨香铜臭被抓。但令人玩味的是,晋江并没有直接辟谣关于墨香铜臭被抓的争议,而仅仅只是甩脱了自身责任。

  自今年三月起,关于《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被抓的声音就在知乎、晋江论坛等平台上不绝于耳,直到前日(8月19日),一份疑似与墨香铜臭作者同名的羁押名单在网络中流传开来,再度引发大规模讨论;

  不少传言称,墨香铜臭由于创作的另一部作品《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于2017年非法出版个志达到4000册,而在今年5月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负责个志出版的次元tomo。

  根据中国扫黄打非官方公布的关于《网络文学专项整治取得阶段性进展》通告,晋江写手袁某某伙同淘宝网店销售人员累计制售淫秽书刊2类4000余册,牟利50余万元。

  结合晋江文学城站长iceheart在5月23日发布的微博,和5月23日当天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发布的查处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关闭停更相关栏目、频道的通告,则显得更加意味深长。

  这场发生在互联网间的大戏让耽美文学在当下的处境显得格外诡谲:耽美原作者由于非法出版和传播淫秽色情疑似入狱,而依据耽美作品改编的电视剧目却名利双收——#陈情令庆功宴#紧随着墨香铜臭被捕传言登上了热搜。

  这部由企鹅影视、新湃传媒出品,改编自《魔道祖师》的网络热剧,在这个夏天捧红了肖战、王一博两位男主演,同样让腾讯相关广告及会员业务和音乐OST销售赚的盆满钵满。水果奶奶高手论坛。动画《魔道祖师》也以其精良的制作、古风的画面和侠义风骨的人设,为国产动画树立了2D领域中的标杆。

  商业领域的热闹和围绕着耽美文化的监管困境,让晋江的处境越发像一座围城:同性题材、耽美作品的热度让不少嗅到商业的投机者一拥而上,试图从这座金山中分一杯羹;而晋江的创作者们却像是凌空行走在一根剧烈摇晃的钢丝上,为越发狭窄的创作空间和日益严峻地监管环境战战兢兢。

  当人们回溯晋江过去十余年的发展史时,就会发现,这个一直默默低调发展,被传统所鄙夷、上不了台面的”耽美圣地“,背后所代表的是女性亚文化圈层崛起。而接下来,她的命运又该如何收场,前往何方?

  耽美圈层中一直流传着一个黑色笑话,大意大抵如此:如果严苛地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执行的话,那些我们所熟知的耽美作者,同人写手,甚至于晋江整个管理层都大抵将在监狱中相会,他们将在狱中相互致意:“你好,我是淫秽色情。”“你好,我是非法出版。”

  这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段子,而是过去二十余年耽美文学在中国这片大地上野蛮而自由生长的缩影。

  在早年,无论是耽美文学或是同人创作尚且处于一个小众群体时,耽美文学的创作尺度远远高于当下,如果按照目前已有的“天一案”中的判例作品《攻占》作为传播“淫秽色情”的参考标尺,中枪者可能不在少数。

  而从商业逻辑端的另一侧,粉丝和创作者间“以金钱作为创作奖励“的“礼物交换”逻辑,能够贩售个志、同人本是对作者创作能力和号召力的奖励,甚至于晋江曾经为创作者们单独开创过个志定制服务的板块,在无法通过正当途径出版的前提下,不少知名作者早年间都有售卖个志的经历。

  但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第三百六十四条传播淫秽物品罪和第二百二十五条非法经营罪成为了众多耽美作家的隐藏雷区——没有书号、出售个志是非法经营;而在个志中,作者往往会出于购买福利,放上一两个含有“开车”内容的番外,这就成为了贩售淫秽物品牟利的证据。平码二中二免费资料

  根据1998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法律》作为量刑标准,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淫秽书刊达2500至5000册以上或获利15万至25万以上,应当认定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情节特别严重”,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类似的案例可以参照去年12月,耽美作者“天一”(刘圆圆)因犯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一审判处十年零六个月。

  再比如今年由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的一篇特稿《被卷入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引发大量讨论的“深海先生案”:耽美作家“深海先生”伙同他人网络制售非法出版物,非法经营数额118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涉案的淘宝店主获刑三年六个月,印刷厂经营者获刑两年六个月。

  充满矛盾意味的是,耽美类的影视作品却在市场中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2015年《上瘾》捧红了许魏洲和黄景瑜,2018年的《镇魂》让朱一龙和白宇成为了当年的顶级流量,2019年《陈情令》又让肖战和王一博成为了少女们的心头所爱。普通的影视作品需要通过主演的人气来带观众流量,而耽美作品则恰恰相反,这类影视剧往往可以反哺给演员以巨大人气,也让站在艺人背后的出品方趋之若鹜。

  曾经属于小众领域中的耽美文化,经由影视作品的放大,影响力与日俱增。用一个更为直观的数据来证明:从2018年1月至6月底,仅半年的时间,晋江在版权衍生合作上已取得了版权签约金突破两亿的成绩,而在国内最大的网文巨头——阅文集团同期披露的半年报里,上半年度的版权运营业务收入也只有3.17亿元。

  据 Vlinkage 2018年8月的一份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有43位耽美作者的93部耽美网文,以9种形式被开发,共售出141次不同类型的版权。

  其中有8位耽美大神级作者备受市场欢迎,作品被购买版权次数均在5次以上,占据被改编作品总次数的65%,作品改编形式涵盖了广播剧、影视化、漫画、动漫、游戏等领域。

  2019年的暑期档,造价远低于《长安十二时辰》的《陈情令》,最终占据了整个夏天的流量和关注,似乎之前影视圈所追求的制作精巧也好,服化道还原也罢,评分再高都好,最终都敌不过这一场《陈情令》“男男之间”的故事。

  商业领域的追捧让小众市场中的耽美文化站在了追光灯下,但背后一连串经不起推敲灰色地带,让多方力量在其中撕扯——腐女圈层希望平权意识、资本圈希望大赚一票、艺人希望借耽美能圈粉走红;而反对者以耽美文化对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为由,希望让耽美彻底消失在网络空间中。

  更何况《魔道祖师》本身就站在纷争不断的风口浪尖。自完结的2016年开始,关于《魔道祖师》的营销炒作、抄袭融梗、KY拉踩、在晋江作者、粉丝之间的骂战与道歉从未停止。

  恨之者称其为“耽美界毒瘤”,“以铲除《魔道》、肃清原耽为己任”,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举报和“圣战”,甚至不惜制造了一场制造了一场“魔道粉丝人肉反对者,致使被人肉者自杀”的大戏,引得三大官媒点名,最终却被证明是被炮制出来的莫须有故事。

  即使在耽美圈层内部也并非铁板一片,不少人在墨香铜臭被捕的传言消息下又开始细数网络中流传的墨香铜臭本人及其粉丝“数宗罪”,并转发抽奖庆祝自己的“胜利”。

  8月1日,在晋江文学城恢复更新的第三天,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在晋江文学城第四届作者大会上表示,整个网文环境的“寒冬”就要来临了,很多时候要三思而后行,个体做自我切割是没有用的,我们需要“抱团取暖”。

  耽美文化的流行背后有着更为复杂和深刻的社会话题:关于女性主义的思潮、关于LGBT的平权运动等等。

  即使单纯从创作作品的本身而言,耽美作品本身的可取之处也远远高于一般的言情作品。

  阿泷(化名)是晋江的老读者,上初二的时候是她第一次接触晋江,“当时在找一些(耽美)小说,然后就翻到了这个网站,发现这个网站的推文还不错的样子。”

  那是在2009年,晋江上原创和转载的耽美小说开始以几何倍数增长,同人作品中高水准的《不死》、军旅文《麒麟》、娱乐圈文《重生之名流巨星》等具有代表性的耽美作品出现,不同题材类型更加丰富多彩。“当时有耽美这一栏的好像就这个网站比较全。”阿泷说。

  但最早接触耽美作品时,她也表示“三观碎了一地“,“我记得(看)第一本书我还不知道两个男的也可以,然后我看了大半本才发现这本书是两个男的谈恋爱,我就疯了,然后我把这本书丢了。”

  尽管如此,在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了一篇耽美小说《写意风流》连载“一看之下,惊为天人”,“从此就荤素不忌了。其实真正栽进去的原因就是感觉耽美写得好的比BG(言情)好太多,它们涉及的题材很多往往是BG涉及不了的。当然还有就是我当时看言情已经看腻了。”

  抛弃言情转向耽美,这是大多数资深的耽美读者走过的阅读路径。”甚至最文荒的一段时间,还看过女尊。”相对而言,最具性别革命意义的女尊和耽美包含着最激进的女性向趋势,而“霸道总裁爱上我”模式的女性向趋势就要少很多。

  女性向网络小说与传统女性言情的书写模式之间存在大面积的过渡阶段、灰色地带——言情、耽美、同人在这片地带中生长,甚至《盗墓笔记》《全职高手》这样出自男频的知名作品,同样也可以囊括进这片领域中。

  耽美作品创作的可能性,一则来自于对传统刻板男女关系的突破,二则来自于双男性角色所扩大的生活半径。前者直观的表现在耽美作品对于性别的突破上,“女性能够透过其中一个男性的目光,近距离地打量另一个男性,将自身从欲望的客体变成了欲望的主体。”

  而在关于耽美文学的众多研究中,更愿意将耽美文学的诞生解释为女性意识的觉醒——“颠覆男性中心主义,解构男性中心的文学传统框架,建立女性自己的诗学,成为女权主义者倡导的,实现男女真正意义上的平等的一种有效方法。这样的社会文化背景下,网络耽美文学成为80后,特别是80后女性对“男性自我”,或者说是“独立人格”的自我认同和自由表达。”

  而经由这种认同聚集而来的耽美文化圈层,往往具有接受较高的教育程度,经济独立,具备强烈的寻求自我认同和表达的意识,据早年腐女吧发起的调查显示,腐女中本科及大专以上文凭的达77.4%,并且大城市分布较多,家庭经济条件也较好,有充分的经济基础满足他们通过网络、漫画来接触腐女文化。

  经济基础和教育程度为耽美文化圈带来了独有的创造能力:原创领域的创作者跳脱出“小情小爱”的桎梏,能够将自身置于更为宏大的空间中思索,追求情感中的平等与“敢于打破世俗枷锁”的自由。

  更引人瞩目的是基于单部作品和角色CP形成的二次创作:平日中,腐女们各有其惯常所在的小圈层:如具有代表性”原耽““欧美圈”“古风圈”“coser圈”,而当一部有潜力的作品或是CP的诞生,能将各个圈层中的文手、画手、剪刀手、词作曲作者们迅速连接起来,继而诞生一系列的同人小说、同人图、MV、甚至于同人漫画、同人游戏,从而形成大规模的圈层传播。

  当伴随耽美作品成长起来的亚文化圈层,逐渐掌握了部分网络和经济话语权时,嗅觉敏锐的商人们开始从中寻找商机,而正在寻求机会推动主流价值转变的腐女们,更是乐见其成。

  在过去的几年中,以晋江为代表,再到宣布商业化的长佩文学,再到论坛或是社区形式的lofter、白熊阅读、克拉克拉正在形成稳定的发展规模,而更向外延衍生的诸如广播剧、声优等产业也在催生IP价值的进一步放大。

  影视领域中,尽管同性恋作为敏感题材依旧被禁止,但《陈情令》依旧输出了一个如何在不涉及爱情的前提下,将原著的框架和重点展现到极致的拍摄样本,并通过合理的商业手段让IP价值最大化。

  而就在三天前,由早期耽美领域的经典作品《凤于九天》改编的同名影视作品发布了开机图,尽管作者发微博表示对此毫不知情,但谁又能挡得住资本对于腐女的热情呢?

  可以预见的一个未来是,在监管层面的重锤响鼓真正落下来之前,腐女们会有愈来愈多“夏日限定”。

  3、大众传媒文化之网络文化现象解析——网络耽美文学流行现象中的社会心态,《文学界(理论版)》 , 2010 , No.77 (7) :203-204


上一篇:蓝光高清电影网站下载在哪
下一篇:5G“热浪”袭皖合肥、芜湖四大电信营业厅开展“5G粉丝畅享会”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今晚开码资料| www.44d8.com| 六合分析| 六合开奖| 香港正版资料一二三| www.82270.com| 一句解一肖| 特码之星论坛| 抓码王|